广昌资讯网
当前位置:主页>国内新闻>
“我都被学生骂老不死的”!中国老师“害怕”惩戒学生了……
来源:iamfortuju.com  阅读量:829

资料来源:望智库

文字|郭艳辉半月谈评论员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账号“半月谈”(ID:banyuetan-weixin),于2019年7月15日首次发行,标题为《“教师被重罚”,击中了法律的软肋》。

最近,山东日照女教师用课本跳过课,被教育局解雇后,媒体透露,陕西商洛的一名初中女生长期受到班主任的侮辱。然后,当地政府和教育局回应说,案件将得到核实和认真处理。所涉老师被取消了老师的资格。

有趣的是,两位教师都受到了严厉的惩罚,但惩罚的过程和舆论的反映完全不同。女教师击败了跳过课程的学生,并在被父母抱怨后迅速受到惩罚。几个月后,他们被加入了“黑名单信用记录”和其他处罚。舆论一直在争论女教师。在初中女孩的长期侮辱暴露之后,这个问题的老师在公众舆论升温和地方当局开枪之前都无法处理。

事件似乎已经解决,其余问题仍有待解决。为什么两起事件中主管当局的处理不满足舆论?其中一个原因是对类似事件的处理缺乏统一规定,这导致主管当局处理水平的波动,并受到外部因素的极大影响。在上一次事件中,由于被殴打学生的父母的不满,主管当局对“学习”增加了一些处罚。无法讨论工作的严肃性。就两个事件所涉及的教师纪律权力问题而言,经过这样的“满足”待遇后,教师的统治者更加不敢轻举妄动。学生们对于不同学科行为的性质也更加不清楚,学科效果更加无关紧要。

从根本上讲,教师处分的法律依据还不够充分。无论过去的经验或现有的背景如何,鉴赏教育和积极激励都不能应用不同的行为特征和不同的学生个性。良好的教育效果确实需要合理的学科合作。然而,这种惩戒行为既不是教师无休止的情感宣泄,也不是学生身心健康的代价。近年来,许多因违纪引发的师生矛盾已经敲响警钟,明确了处罚范围和处罚形式,包括建立配套的监督机制。这一制度势在必行。教师的尺子有几年之久,制定相关的法律规范迫在眉睫。

法律赋予教师纪律处分权,这是对教师的尊重,也是对学生的保护。一方面,这意味着教师在传授知识的同时,敢于用适当的纪律措施来规范学生的不端行为,可以缓解打不倒的教育恐慌,促进传统育人形象的回归;另一方面,也意味着教师在传授知识的同时,还可以通过对学生的教育行为进行规范,使学生的思想道德修养得到提高。基层处分权的明确可以避免因处分方法不当而造成的身心伤害,并在处分不当时提供法律保护。我们期待教师惩戒权立法尽快提上议事日程,在法治的基础上为全社会重建和谐的师生关系。

不敢管,管不了?为什么老师不再给“限制尺”

教育领域的一些事件很容易成为舆论的焦点。然而,人们往往关注的是教育领域的“发生了什么”,却很少关注教育领域的“什么都没发生”。

许多教师和有识之士都深知:近年来,面对学生违规行为,教师敢于严厉批评、适度惩戒。

教师的惩戒权,作为教育者曾经的天赋权利,悄然丧失。人们对此毫不知情,但不得不承担后果:面对违法学生,老师不敢管、管不了、不想管。

惩戒权的丧失导致师生关系的扭曲,学校的欺凌行为没有得到有效制止。学生扮演老师的现象已经发生了…

“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教师是阳光下最辉煌的职业”.这些名言让无数老师感到自豪。但时代似乎已经发生了变化。当舞台不在舞台上时,守卫不在手中,当教育管理部门反复警告要小心谨慎,当你曾经阻止,“算了吧,不止一件事不到一件事“。失去纪律能力的教师感叹:面对学生,我们只教授知识,不教人。

不严格的管理意味着没有爱。失去学科教育的权利,它只是一名教师吗?

文字|李美娟王洋陈希元半月谈话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账号“半月谈”(ID:banyuetan-weixin),首次发表于2019年7月9日,最初发表于《半月谈内部版》2018,第5期,标题为《不敢管、不能管?教师缘何不再举"戒尺"》。

不敢控制,无法管理,不想管理

1

“决斗学生,我们害怕”

惩罚站长期不敢惩罚,批评也不敢沉重。只要父母遇到麻烦,学校大多处于弱势地位,然后老师被要求撰写评论并扣除工资。这是过去半个月江苏,山东和江西记者采访的数十名中小学教师的一般反映。

“学校在父母面前仍然很尴尬。”江苏一位小学老师告诉记者,一位同事没有完成作业,因为大部分学生都没有这样做,所以那些没有上课的学生在课堂后上课,然后父母去了。学校遇到了麻烦,最后同事们在学校会议上进行了审查。

南昌市28岁的汉语教师罗田田坦率地说:“如果教师规定学生要承担职业危害,那我就不能这样做。”老师选择明哲保护自己,因为一旦发生师生冲突,“错误”就必须是老师。

“在20世纪80年代,当一个统治者被演奏时,没有问题。社会尊重和教师教育的氛围非常强烈,但现在却没有用。当学生受到纪律处分时,老师自然会寻求安全感。 “南昌南市附近小红谷滩海滩学校六年级语文老师傅健感叹。

南昌市南家家小家山路校区执行院长王辉已经教学了近30年,他说,目前的师生关系不再纯粹。老师管理学生并保持警惕,无法张开手脚。最后一种方式是让父母来。

在采访南昌的一所小学时,记者听说老师打了一个不守规矩和挑衅的学生,父母,教育局和学校都对老师施加压力。最后,这位老师应父母的要求向班上的学生道歉。

“如果你喜欢改变主意,那么后续行动将非常麻烦。”老师的同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一事件惹恼了老师的心。

如今,教师群体中存在着一种“无能为力”,有些人希望保护整个身体作为教师的体面,尽可能避免困境,并谈论惩罚。

2

“不敢纪律”谁伤害

在采访中,江西省的一所小学发生了一起事件,学生们在那里打了一拳,并且对老师进行了打击。老师使用“一段时间的惩罚”方法来惩罚扰乱课堂纪律的学生,并且学生反应过度。学校的几位老师表达了“令人不寒而栗”和“悲伤”。面对记者的采访,学校的校长和老师都希望“保持和平”。类似的情况并不少见。

面对学生在校园或课堂上的不当行为,教师往往不知道该怎么做。许多老师感叹老师的职业不再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南市小弟山路校区四年级汉语教师黄伟说:“我们只能教知识,不敢教人。”

纪律处分是维持正常教育和教学秩序的必要条件,也是每位教师都应具备的权利。教师不敢管理,不能管理,不想控制,教师只能教,什么是教师的尊严?

山东省滕州市东国镇新绪小学教师赵世锦说,有些老师并不关心学生的错误行为。虽然这些教师不会因非法管理学生而受到惩罚,但他们无法及时教育学生。学生的过错非常容易加强,不利于学生的健康成长和建立良好的教学秩序。

出生在农村的傅健认为自从他还是个孩子以来,他就不是聋哑学生。教师打架是很平常的事情。 “但我非常感谢老师。我今天的秩序感与中小学教师的严格管理密不可分。”傅健认为,孩子就像一棵树。除了阳光,雨水,温度和土壤,人们还需要修剪和切割,这样树就能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没有规则没有标准。在成长过程中缺乏纪律意识是现在儿童的常见问题。山东省济宁市第一中文教研室主任孙伟说:“有些事情让教师非常冷静。那么我们如何保护自己呢?我不在乎,最后一件事就是孩子受伤了“。来自南市的老师张世群说:“规则意识不是教师,而是社会。”

失去纪律处分能力的教育很难确保大多数学生的学习环境不受干扰。罗天天说,如今学生在课堂上吃瓜子,扰乱课堂纪律,教师经常受到抨击,学生敢与老师打桌子,尊重教师和教学的传统美德也随之丢失。

如今,有许多混乱,如“校园欺凌”。健康的教育环境需要多方代理参与和共同履行教育责任。为了实现良好的治理效果,将道德教育放在第一位,教师的学科权力对于发挥警示作用至关重要。

3

老师为什么不再引用“统治者”

王辉告诉记者,不能说老师目前没有任何惩罚权,但却“太弱”了。弱于教师成为高风险行业,弱势群体。

是什么削弱了教师的学科权力?老师为什么不敢提高“统治者”而不想提出“鞭子”呢?

独生子女家庭教育缺乏正常的指导。傅健认为,现在独生子女家庭普遍存在,尤其是一群独生子女家庭成为父母。他们在原始家庭中形成的以自我为中心的意识继续在新家庭的孩子身上,相信孩子们根本不会受到伤害。事实上,大多数教师的惩罚不是一种伤害,而是出于爱。王辉认为,孩子高估孩子的价值是非常有害的。有些孩子太年轻了,年轻时抵抗压力的能力很弱。有些人会逃离家乡,跳出建筑物作为对付父母的方式。

快乐教育深深植根于人民的心中,社会不再容忍受教育的惩罚。近年来,许多人逐渐认识到教育惩罚是必要的手段。学习似乎应该是幸福的。教师只能对学生愉快。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学生缺乏对教师的尊重南昌市第28中学的物理老师严国安说,有些学生不认真对待老师,也不尊重他们。 “我因为不朽而被学生骂了。”

教师职业道德缺失的一些案例被舆论单方面放大,削弱了教师的权威感。不可否认的是,现实中有一些教师质量低,缺乏职业道德:有些是追求利润,利用职位向学生出售商品以获取利润,有些人要求和接受父母的财产,有些不讲课。课外上课,收取巨额课外费用,有些人随意向学生申请拳头和费用,甚至实行这些费用。性虐待。这些案件频繁暴露后,在网络舆论的放大效应下,人们很容易对教师群体产生负面印象,有些教师认为他们缺乏士气,难以行使权利惩罚

社会,家长和学校很难达成共识。南昌教育科学研究院中学思想道德教育研究员胡建建呼吁,家长应对适当的教育惩罚给予一定的理解和支持。需要通过共同努力建立健康的师生关系。济南圣福实验小学校长高红艳认为,教育惩罚应该达成共识,即教育惩罚不是一种不人道,反教育,落后的教育方式,而是现代教育的一部分。只有有效地结合社会,家庭和学校,我们才能教育下一代中国。

很难掌握惩罚的规模。孙海东,南昌市第28中学第一中学教师,教学近40年。他认为有必要根据心理学和教育学的规律来惩罚学生。但如果科学不规范,它就会被滥用。有些老师认为惩罚等于惩罚,甚至殴打学生,这将是简单粗暴的。为了使惩罚有效和规范,教师的教育质量应相应提高。在一些孩子接受了惩罚之后,他们的心理因为明显接受顺从而受到损害。将惩罚与鼓励结合起来可以使儿童更容易接受并具有更好的教育效果。

教师要“敢于”提出“统治者”,还需要达成更多的共识

文|李建发谈了半个月的评论员

本文转载于微信公众号“半月谈话”(ID:banyuetan-weixin),该号码于2019年7月12日在“0x9A8B”的标题下发布。

正如中央政府发布了一份要求制定实施细则和澄清“教师纪律处分权”的论文,另一则新闻将“教师的纪律难度”问题推到了舆论界的最高点。

最近,山东省日照市五莲县第二班主任用学生跳课,用教科书打败学生。此举给女教师带来了“大灾难”除了学校的纪律处分外,县教育局还通知:扣除绩效工资,指示学校不再聘用,包括信用黑名单.此事引起公开关注,提出了不同的意见辩论。很多网友感叹,在实施详细规则之前,即使老师的纪律权力有法律和文件“支撑腰”,具体实施的实践,执行“纪律”这个词,有多难!

在这次事件中,班主任用教科书走私学生的行为。是否有必要对应该放弃的纪律或体罚?公众舆论表明,针锋相对值得关注。

近年来,快乐教育的理念深深植根于人们的心中,人们在学科教育的必要性上存在很大的差异。虽然纪律处罚符合心理学和教育法则,但不守规矩和不正当的惩罚确实会使纪律处分权受到滥用。毋庸置疑,近年来,教师滥用纪律权力导致了过度的惩罚。许多教师缺乏正确的学科概念和学科素养。这不利于教师履行教育管理职责,也不利于维护学生的身心健康。 “纪律”相关新闻容易引起舆论激烈争论的原因也在于人们习惯将其与“体罚”等同起来。

事实上,适度和必要的惩罚不仅关系到教师的尊严,也有利于学生的成长。这是家庭与学校合作必须达成的共识。除了制定支持教师的法律和文件外,教师的纪律处分与父母,学校和社会的支持密不可分。可以建立健康的师生关系。

教师如何掌握学科规模?明确教师的“纪律”权利,迫切需要引入更多的操作规则来“回归”。

虽然将教师权力归还给教师的思想应该深入人心,但由于缺乏更具体的操作规则,纪律处分的范围和规模不明确,难以实施。特别是,“中国教师法”明确规定教师不能“体罚”或“变相体罚”学生,“体罚”和“纪律”的界限非常模糊。如何避免滥用教育学科权力,反映教育的温度和人性化?如何平滑救援渠道,完善监管机制?这一系列问题迫切需要教育部门引入实施规则来回答。

http://anzhuo.pllf.net.cn

友情链接:
广昌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iamfortuju.com 技术支持:广昌资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