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昌资讯网
当前位置:主页>国内新闻>
买家给差评卖家诉其侵犯名誉权 差评事出有因不构成诽谤诋毁
来源:iamfortuju.com  阅读量:809

3天前我想分享的原始法律日报

全媒体记者徐伟伦通讯员张博王婵

由于购买者李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受到了不良评价,公开评论了这些假货,因此淘宝卖家向法院提起了诉讼。 9月11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并将其判刑。判决书中发现,李先生对原因进行了认真的审查,没有故意损害卖方的声誉,因此拒绝拒绝卖方的所有主张。同时,判决书指出,买方在与卖方客户服务沟通过程中使用的用语不当,加剧了双方之间矛盾的升级,是不可取的。

作为卖方的贸易公司,李在卖方经营的网上商店购买了儿童秋梨酱。李在收到货物后,与该公司的客户服务发生冲突,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带有侮辱性的词汇。在这个过程中,公司的客户服务人员已经通过阿里旺旺和李某进行谈判,并反复解释了货真价实的事实。但是,李无视卖方提供的证据和其他证据,继续在不良评论中添加照片,视频等,公开评论卖方销售假货。商业公司认为,李某通过互联网评估显示页面公开捣毁和侮辱了商业公司的商业声誉,误导了其他未指定的网页浏览者,严重损害了商业公司的商业声誉,影响营业额并造成一定的损失。经济损失。

李先生辩称,卖方收到货后发现卖方出售的产品比以前购买的产品更轻,更厚。经过仔细检查,产品的生产日期实际上是2019年10月22日。在与卖方沟通的过程中,客服人员敷衍说明,然后一方面强调自己的产品是正品,要求买方做产品身份证明,并拒绝退还退款申请。经过长时间的交流,李丽在评论中给了不好的评价,并上传了与客户服务的聊天记录和一张产品对比照片。李先生认为,商贸公司多次要求消费者提供检验报告和相关证据,以证明他们销售假货。这等于是回避和欺凌。区别是基于以下事实:该产品与儿童食品的安全性和客户服务的初始态度有关。经过不好的审核,客户服务的处理方式比较钝等原因,没有主观恶意,没有侵犯名誉权。

经北京互联网法院审判,案件的卖方为法人。与公民的声誉权相比,侵犯法人声誉权的表现主要是捏造和传播虚假事实,损害公司法人的商誉。在媒体上发表不真实的文章或发表不公正的评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9条规定,消费者应对生产者,经营者和销售者的产品质量或服务质量提出批评和评论,不应被视为侵犯他人声誉;但要利用这个机会来破坏和破坏他们的声誉。它应被视为侵犯名誉权。

法院认为,对事实的全面调查发现,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所涉产品存在质量问题,但产品包装盒的生产日期极容易引起混淆和误解。消费者。在这种情况下,卖方没有积极地向买方提供合理的解决方案,首先解释日期是保质期,然后总是坚持要求买方确定产品的质量,但也拒绝退还退款请求。在这种情况下,法院全面认定李某加了不良评价,不是故意损害卖方声誉,没有主观过错,也不构成卖方的尴尬和诽谤。

但是,法院还指出,李在与卖方客户服务的沟通过程中使用的词语是不适当的。尽管聊天的内容并不直接侵犯法人的声誉,但李光耀在商品审查过程中并未直接使用侮辱性言论。但是,将过多表达的评论放置在评论的聊天内容中是公开的,并且存在侵权的风险。鉴于此评论目前处于屏蔽状态,无法显示,因此,李先生也同意删除所有内容,因此李先生不承担侵权责任。

法官庭后称,评论机制是购物网站建立的一种信用机制,是消费者对产品质量或者服务质量行使评论、批评权利的平台。在厘清消费者正确表达诉求与侵犯法人名誉权边界的过程中,应充分考量特定场景下行为人的过错程度和行为的违法程度,以及实施的行为是否符合社会公认的价值观。当产品纠纷产生时,经营者应先以完善自身产品质量、提升服务水平为根本出发点,对消费者的批评与评论应具有一定的宽容度。对于消费者来说,评论机制不是发泄个人情绪的工具,虽然对产品质量或者服务质量进行批评、评论是消费者的法定权利,但应注意分清诉求表达与侵权的界限,避免人身攻击或者不文明用语出现在网络环境中。

实习编辑 杨铭璇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全媒体记者 徐伟伦 通讯员 张 博 王 婵

因认为买家李某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下给予差评,公开评论假货,淘宝卖家将其诉至法院。9月11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并当庭宣判,判决认定李某给予差评事出有因,并非为了故意贬损卖家名誉,据此判决驳回卖家的全部诉讼请求。同时,判决指出,买家在与卖家客服沟通过程中使用的言辞确有不当,加剧了双方矛盾的升级,并不可取。

作为卖家的某商贸公司诉称,李某在卖家经营的网络店铺购买了儿童秋梨膏,收货后,李某在无事实依据的情况下,与公司客服沟通时发生冲突,言辞激烈并带有侮辱性词汇。在此过程中,公司客服一直通过阿里旺旺与李某进行协商沟通,并反复阐释商品均为正品的事实。然而,李某无视卖家提供的照片等证据,继续在差评中追加照片、视频等,公开评论卖家卖假货。商贸公司认为,李某通过互联网评价展示页面,公开诋毁并侮辱商贸公司的商业信誉,误导其他不特定网页浏览者,造成商贸公司商业信誉严重受损,影响营业额并造成一定经济损失。

李某辩称,其收货后发现卖家销售的产品与其之前购买产品相比,颜色较浅、浓稠度较稀,仔细核对后发现产品的生产日期竟是2019年10月22日。在与卖家沟通的过程中,客服人员敷衍解释,之后片面强调自身产品属于正品,要求买家做产品鉴定,并拒绝退货退款申请。在长时间沟通无果后,李某在评论中给予差评,并上传和客服的聊天记录以及产品对比照片。李某认为,商贸公司反复要求消费者提供检验报告和相关证据、证明其销售假货,这无异于推脱和欺凌,自己给出差评是基于此产品事关幼儿食品安全、客服初期态度消极、提出差评后客服处理方式生硬等原因,无主观恶意,并非侵犯名誉权。

北京互联网法院审理后认为,此案的卖家系法人,与公民名誉权比较而言,侵犯法人名誉权的表现形式多为捏造、散布虚假事实,损害企业法人的商誉,在公开的媒体上发表内容不实的文章或者进行有失公允的评论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消费者对生产者、经营者、销售者的产品质量或者服务质量进行批评、评论,不应当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但借机诽谤、诋毁,损害其名誉的,应当认定为侵害名誉权。

法院认为,综合本案查明事实,目前没有充分的证据表明涉案产品存在质量问题,但产品包装盒的生产日期极易给消费者造成混淆和误解。在此种情况下,卖家并未积极地给买家提供合理的解决方案,先是解释日期是保质期,之后又始终强调让买家去鉴定产品质量,还拒绝退货退款的要求。通过这些情形,法院综合判定,李某添加差评并非为了故意贬损卖家的名誉,不存在主观过错,对卖家不构成诽谤、诋毁。

不过,法院同时指出,李某在与卖家客服沟通过程中使用的言辞确有不当。虽然聊天内容并不直接侵犯法人名誉权,李某在对商品评论过程中也未直接使用侮辱性言论,但将聊天内容中的过激言论放置在评论中公之于众,将存在侵权风险。鉴于目前此评论处于屏蔽状态无法显示,李某也同意删除全部内容,故判决李某不承担侵权责任。

法官庭后称,评论机制是购物网站建立的一种信用机制,是消费者对产品质量或者服务质量行使评论、批评权利的平台。在厘清消费者正确表达诉求与侵犯法人名誉权边界的过程中,应充分考量特定场景下行为人的过错程度和行为的违法程度,以及实施的行为是否符合社会公认的价值观。当产品纠纷产生时,经营者应先以完善自身产品质量、提升服务水平为根本出发点,对消费者的批评与评论应具有一定的宽容度。对于消费者来说,评论机制不是发泄个人情绪的工具,虽然对产品质量或者服务质量进行批评、评论是消费者的法定权利,但应注意分清诉求表达与侵权的界限,避免人身攻击或者不文明用语出现在网络环境中。

实习编辑 杨铭璇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友情链接:
广昌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iamfortuju.com 技术支持:广昌资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