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昌资讯网
当前位置:主页>热点专题>
小说:和好姐妹因为一个男人闹翻了,她一个字让好姐妹追悔莫及
来源:iamfortuju.com  阅读量:1606

“陈江,曾经,现在,将来,林洛诗将不再爱你。我之前已经明确告诉过你,离婚是我向蒋介石提议注资的先决条件。这不好吗?从结婚那天开始,我就和我离婚了。现在,如果您愿意,您不愿意吗?”

她的话很轻柔。

“江江,你真的不会爱上我吗?”

“无论我爱上谁,我都无法爱上你。”话语出来后,他的心有点发s。

“如果你今天说些什么,最好记住它。”林洛诗垂下双唇,试图防止眼泪掉下来。

林洛诗出院后,他去了姜斋。只是因为江尘要她照顾苏乔,直到她康复,她才签署了离婚协议并让她自由。

汽车稳步停在江寨门口,夏牧愁眉苦脸地看着她。

“别担心,我不会让自己出错,TA受了我的生命保护,所以我不会让他们轻易伤害自己。”林洛诗直到他恐惧,只要江尘可以签下,从此这是什么侮辱?

林洛诗从车上下来,朝车里的夏木芝挥手,笑了笑,转身走进他面前的房子。

“你在这里做什么?”从二楼下来的苏乔看到她出现在客厅里,突然她看上去很冷,下楼了。

林洛诗砸了眉。他们曾经是最好的姐妹。他们一起分享了一切。但是,他们完全沦为一个男人。

“我想我仍然是江尘的妻子。回我家有问题吗?”

“你……”苏乔被他的驳斥震惊了。

这样,苏乔立刻转过脸,看上去可怜。

“罗氏姐姐,我知道我不好,我会离开我的兄弟,你不应该这样对待我吗?”

她想说的是,你只是陈哥不想要的女人,

林洛诗看着模特面前的苏乔,心底一阵恶心。 “苏乔,你不必在我面前戴两张脸,但实际上,我很佩服你,甚至是为了让我杀了我的孩子。男人的痛苦,与你相比,我是林洛士。真的没有像苏乔这样恶毒的手腕.”

苏乔的脸受委屈,眼泪浸湿了她的眼睛,她伸出手抓住了胳膊。眼皮扫过了她眼后的角落。 “罗氏的姐姐.你.我有什么误会吗?我.我,别急着去,我真的非常爱你,我爱我的兄弟.“

林洛诗心中忽然发冷。苏乔,很可惜她没有去当演员。也许她仍然可以获得奥斯卡奖杯!

林洛诗真的不想和她一起玩,但是不想让她碰她。也许是第一任母亲的反应,害怕受伤。苏乔没有触摸她的手后,她退后一步,抬起手以防止触摸。

但是,她根本没有推动她,为什么苏乔回到了整个人。苏乔尖叫起来,倒在地上,眼里含着泪水看着她。

“啪”跟随客厅里的耳光,伴随着男人的愤怒。

“林洛士,你是个诅咒。”

林洛诗被手掌拍打的耳朵吱吱作响,左脸发烫,像烧过的红色铁柱烧在脸上,致使她烧到心脏。

苏乔可怜地忍着,坚持站起来,抓住江尘; “陈大哥罗氏姐姐不是故意的,你不是.”

“足够!”林洛诗的脸色发生了巨大变化,但她无法理解她可怜的妆容。 “苏乔,收起你那令人恶心的脸。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你是局外人。”你想要什么?你喜欢它,你接受它,五年前我没有和你打架,五年后我就不会和你打架。只要你的身体恢复了健康,他就签署了离婚协议,我立即离开了,所以我会问你,快点,这样我就可以消失在你的面前,而不会妨碍你对演出的爱。”

她的冷气扑灭了她内心的痛苦,然后将其折在二楼。她没有在客厅里看她的背,一对恶毒的蝎子和一对火焰状的蝎子。

日复一日,林洛诗每天都小心翼翼,只希望苏乔早日康复,这样她就可以早点离开,离开她讨厌的地方,离开一个没有希望见到她的男人。

她不再要求任何东西,只想等待苏乔,她带着婴儿在肚子里离开。

“林洛士,你居然敢……胆敢带我一个孩子,说,那个孩子是谁?”

突然,卧室的门突然从外面打开。江尘的声音非常生气。林洛诗坐在床上,几乎同时从床上站了起来。在她站着不动之前,男人手中的一些白皮书被砸了。风拂过她的脚,他蹲在她的脸上。

“江江,你清晨疯了吗?谁怀孕了?”林洛诗看着他问,但他的心在敲鼓。很明显,她和丈夫知道江尘来自哪里。来?

“哦……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做些什么。”江尘从牙齿的缝隙中冷冷地挤出了十个字,冷冷地尖叫。脸上已经尖叫着,而且更加恐怖。

林洛施的身体僵硬了,慢慢地凝视着他,低垂着身子,寻找着散落在地上的一些纸,稍微低了一点,捡起了最近的两张,其中一张上面有四个一个正方形的图案。

她清楚地知道这是两天前她带到医院的B超照片。这表明婴儿只有14周大。这是在她回到中国后,看到他的第一天的一周。

江晨不傻。他知道上面的数据代表什么,孩子代表什么。

林洛施不想问他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因为它不再重要了,这个男人,从头到尾,每次都不伤她的心,使她不再愿意半途而废。

“江晨,你不恨我吗?你不想和苏桥在一起吗?我知道,你从来没有爱过我,对我大喊大叫,但是我的林家给你施加了压力,所以你必须发誓我,但我愿意嫁给你。”林洛施突然眨了眨眼,眼里含着泪水;“如果我知道你从一开始就喜欢苏桥,你死后我不会嫁给你,我也不会嫁给你。”让我受苦这么多年,让我有一个不敢回头的家庭,江晨,你有多残忍,知道我这么爱你,你在新婚之夜和我最好的女友在一起,你是在报复我吗?既然你有了,你终于可以聚在一起了!怎样?你想签个字让对方自由吗?”

林洛施微微抬起头,不让眼泪掉下来,因为她不想在他面前轻易哭泣,不想让他低头,甚至不想把最后的尊严丢在这个让她心碎的地方。

“姜江,你今天这样冲进来,激怒了我,你不只是想知道这个孩子是谁吗?我告诉你,这个孩子可以是任何人,绝对不是你的江辰,因为我讨厌你,我讨厌一切那给你带来了江尘,所以,我怎么能让林洛诗让我讨厌别人,我有点参与其中,我决定签下你和离婚,我会满足你和苏乔的,但是我有一个要求。”/p>

江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她说她一开始就知道他喜欢苏乔时,她死后不会嫁给他。她还说,她愿意嫁给他,也嫁给他,但这让她受了苦。离开该国五年零五年后,他痛苦地躲藏在国外。在那一刻,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脏会抽搐和受伤,但是微弱的抽搐使他难以窒息。

他不是很讨厌她吗?恨她用她的手段让她嫁给她,使她和心爱的女人无法在一起,现在她愿意离婚,愿意签下他和乔乔,他不应该幸福,不是吗?她为什么听到自己的恨,心中莫名的酸痛,不由得发红。

不,他不应该为她伤心。他喜欢苏乔。苏乔是他找了很久的女孩。那年在林家聚会上救了他的小女孩一定不能因为她的言语而变得软弱。

离婚,好吧,这样他就可以和自己心爱的女孩在一起,明亮而且在一起,没人能阻止他们坠入爱河。

“什么要求?”江尘重拾神情,目光注视着林洛诗。她看到自己的眼睛发红,但她拒绝让异物掉进眼中,破坏了林家大小姐的尊严。

“林先生的老房子,我以我的名字通过,放开林先生,一年一度的事情,我请祖父这样做,你在找,只是找我,有了林先生,林先生的半分制不是“。林洛诗说,她已经接受了她从床头柜上准备的离婚协议。医院里最后的离婚协议肯定是他抛出的。没关系我要多少份离婚协议书?

她知道,从侧面拿起笔,手发抖,放在聚会的后面,但始终无法去拿笔,这就是她和他,从现在开始,无论多少,他和她再次见到你,但无动于衷!

一滴眼泪掉进了空白处,晕倒在李子中,刺入了她的手掌。林洛石心底告诉自己,这是他最后一次为眼泪感到难过。这次他回来不是为了让自己自由。身体?也让他自由,让他和他心爱的女孩终生相爱。

即使她讨厌他,也讨厌他给了另一个女孩所有的恩惠和照顾,而她只能化作眼泪,把它当作水喝,再也不知道了。

她握笔,告诉自己必须嫉妒,必须,他不爱你,你保持,纠缠,你不快乐,他不快乐,为什么还要使每个人在一起变得不好。因此,她的嘴巴发抖,咬住了下唇,迫使自己在“林洛诗”一词上签名并扔给他。

“姜江,现在我不爱你,林洛诗,我还是自由的,孩子在我肚子里,我与你无关,因为他没有怀着你,你不是愚蠢的,你可以来姜琛,乔乔,祝你们所有的恋人最终成为一个属,并且永远不会遇到第三方。”林洛诗忽然把目光转向卧室的门,对丝绸绸缎的制裁在门口的边缘,她突然在心里冷笑,这时,她仍然必须保持镇定和幸福。

江尘只是想说些什么,苏乔突然走进房间,他的声音可怜。

“罗师姐,你真的愿意把哥哥给我吗?你不只是可怜我现在失去了孩子,所以你可怜我,把我弟弟给我?”Su Qiao很可怜。一脸好委屈,男人看了,自然心疼。

然而,面对刚刚做出如此巨大而痛苦的决定的林大世,Su Qiao很尴尬,她仍然不得不在她面前玩耍。她真的看够了。她过去以为Su Qiao会着装、演戏,现在她真的很佩服Su Qiao,可以用几滴眼泪,就能赢得男人的怜悯。

而林洛施从不鄙视男人面前的眼泪,眼泪只代表她放弃了尊严,失去了她伟大的林洛施爱的一个人。

她不想哭着乞讨,也不想得到它。她林洛施爱一个人,要公平正直,对男人心甘情愿地付出她的心和人。

过去,她不太看重自己,所以就随便践踏自己的尊严。现在五年过去了,林洛施不会让人受欺负。

即使她没有多少时间了,她也不会让他给她短暂的幸福。

“乔,此时此刻,你会把脸收起来,我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事发当天我没有碰你,你怎么掉下来,心里最清楚,所以,不要拿鸡毛当箭,不要只想犯大错,让我走,现在我如你所愿,我马上就去。”

“等等……”苏桥突然尖叫起来,然后蹲下身子,捡起地板上的纸,手里拿着一张纸,看到上面的数据,苏桥整个脸都变了,眼睛都是血红的;“林洛施,你怀孕了吗?两个多月?是谁?陈哥?即使你想离婚,这个孩子必须被切除,为什么我失去了我的孩子,但她可以安全地站在这里,仍然怀孕,我不,我不允许,我会摆脱它!“

突然,苏乔像个恶魔。他抓住林洛士的胳膊,摇了摆。一边沉默的江尘突然回到了上帝面前,想要拉已经发疯的苏格。

“乔乔,不,你冷静一下,这不是我的孩子,不,我们将来会有自己的孩子,冷静下来,不要伤害自己。”

林洛诗看着他面前的疯狂,一个人把他的妻子当作宝藏,完全把她的林洛诗视为透明。

苏乔突然变得这样,她突然感到震惊,因为担心苏乔太强壮,与自己发生碰撞,最后她怀孕了,这时她必须在肚子里保护婴儿,而且没有任何区别。

可是,林洛诗想不到。她只是轻轻地握住了苏乔的手。她担心自己疯了会伤害她和她的孩子,所以她只是用轻力,但苏乔突然变得不稳定。撞到床头柜上,摔倒在地,额头之间突然流血。

“林洛诗,你的心怎么这么恶毒,乔乔受到了你的伤害,精神错了,你不愿意放开她,林洛诗,这次乔乔有什么事,我让林家人留下来和你在一起!”

江尘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但是为什么她带着那种刺痛的感觉,感觉那声音太远了,她的脑子突然一片空白,而在她前面的两个人感觉又多了,更远的地方,然后是腹部的疼痛,她不知不觉地用手抓住了腹部。

“我的肚子.好痛,江晨.救救我.”

但是,那个男人甚至没有给她一眼,他的眼睛全都是Sujo,她掉到了地上,把他的鲜血留在地板上。

林洛诗举起另一只手,看着他面前的那个男人,捡起那倒在地上的女人。他站起来,走出卧室,他的身材变得越来越模糊。 “江江,别走,救救我……救救我和宝贝…………陈……”

友情链接:
广昌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iamfortuju.com 技术支持:广昌资讯网 | 网站地图